3天 6月 ¥4000 亲子宫古市

/ / 2015-10-25
外面正在下雨,船方发给一次性雨衣,码头广场停满了大巴,每个团队一部,日方导游清点人数后出发,时间是8:30左右。大巴驶离码头,穿越宫古市区,又驶过大片农田,降雨来去匆匆,不一会儿就天晴了。宫古市内没啥高楼,但街面干净、整洁,只是市政建设看似比...

  外面正在下雨,船方发给一次性雨衣,码头广场停满了大巴,每个团队一部,日方导游清点人数后出发,时间是8:30左右。大巴驶离码头,穿越宫古市区,又驶过大片农田,降雨来去匆匆,不一会儿就天晴了。宫古市内没啥高楼,但街面干净、整洁,只是市政建设看似比较落伍,街边随处可见电杆、电线,城市电网尚未进入地下。我们车上的导游是位华人女士,原籍大连,现在应该是已入籍日本,自称先生为日本公务员,在冲绳县的那霸岛上班,她自己带两个孩子住在宫古岛。她告诉我们说,“宫古市”属“冲绳县”管辖,日本的“县”比“市”大,“市”就好像是中国的“镇”。她还说,“宫古”算是日本非常偏僻、落后的地方,基本上没有工业,整体受教育程度也不高,她自己毕业于日本名校,当地市长(镇长)尊称她为宫古岛上文化程度最高的居民,特意登门邀请她担任岛上学校的“义务教员”。导游还不无得意地宣称,她每带团一次都可以从宫古当地政府得到相当于人民币2000元的补贴,然而,这其实都是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我们每人登岛都得交纳599元,光是我们一家四人就足以承包日本政府发放给导游的补贴。常说国内景区门票太贵,但若把宫古岛也算为一个景区,其“半日游”的门票可谓是更胜一筹。

  相比于2016年搭乘长江三峡游轮(三天四夜,1850/人,一路都是风景,上岸观光六次),这次的国际邮轮(三天三夜,3738元/人,沿途只能看海,总共上岸半日)显然是性价比太低。不过,“宫古蓝”确实很美,厦门虽然也有大海、沙滩,但海水(灰蓝或灰绿)、沙滩(黄)都不能与“宫古”相比。而且,“夕阳”之年能够有儿子、儿媳相伴远游,这样的机会今后也许并不会太多,想到这里,“性价比”也就无所谓了。明日年轻人都要上班,我们老两口也要重操旧业,继续照料“宝宝”,我们家的宝贝小孙子。

  早餐前往“红房子西餐厅”,内心期待着国际邮轮上的丰盛美食,然而,实际却是大失所望,不但远不及国内多数五星级酒店的自助早餐,就是与我们两年前在长江游轮“总统八号”上享用的早餐相比,也是相去甚远。饭后与L.P.一道在船上“走透透”,从八层船尾沿左侧船舷一直登高到船头,再沿右侧船舷下行到七层甲板,整整绕船走了一周。

  用餐期间邮轮起航,饭吃到一半,餐厅突然收摊,广播要求全体乘客都到七层甲板去参加安全演习。四人回舱穿上救生衣,22:30来到7层甲板,安全员在这里讲解救生衣的使用、遇险集结方式以及救生艇的位置。不一会演习结束,船上餐厅重新开放,我们也重返“烧烤餐厅”。饭后年轻人自行前往邮轮各处观光,我和L.P.有些疲惫,回舱休息。

  四人啥也没买就返回大巴,此刻车上就只有导游与司机两人。L.H.告诉导游曾经想买一种日本人自用的化妆品,可惜货架上无货,导游非常热心,主动带她去库房查询,结果也是空手而返。导游发表感慨说,现在的中国游客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把好东西一扫而光,购买力让日本人吃惊。

  6月16日,晨起在公海上航行,天苍苍海茫茫,水天之间好似有道明显的边界,让我想起古人名句“海到天边天作岸”。邮轮行驶激起狂浪,空气被飞涌的浪花

1
花卷市